不应抹去的记忆

——读崔志博先生《远声——怀念我的父亲崔宝琦》有感

发布者:Naixin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8-05-22 09:33:54

  文/ 刘 朝 江 
    提前离岗以后,读书看报成了自己生活的主要消遣。《远声》这篇文章最早我是在“绿网”上,《林海日报》电子版首先拜读的,后来报纸到手之后,我又从头到尾重新拜读了一遍。也许是由于情感、年龄和经历与作者有许多想通或相同的缘故,《远声》这篇文章我是含泪在拜读,是用情感在品味,是用良知在解读和感悟。
据本人多年的笔墨生涯,我觉得表述自己父母的文章是天下最难下笔的,因为,我们离父母太近了,太熟了,太亲了,也正是由于太近太熟太亲,所以,让浩如烟海、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字往往显得十分苍白而无力。可以想象,志博先生的《远声》不知曾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,也不知曾经有过多少次地修校和添改,又不知曾经流过多少难以忍抑的泪水。对一位已是花甲之年的人,他要倾诉的,是他一生的相伴相随,是他一生的仰慕与敬重,是他大半辈子的天伦亲情,是一辈子刻骨铭心的记忆,是渐渐远逝而不可复制的悲欢离合,甜酸苦辣。
《远声》用平实的文字,通过几处与父亲生活场景的生动描写,通过几段对父亲经历的深切追忆,将一位历经沧桑、正直慈祥、豁达开朗、勤奋严谨、自信顽强、精忠事业的“老林区”、老领导、好老人,淋漓尽致地展显给了读者。虽然,文章通篇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,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,没有华丽辞藻的堆砌,没有荣誉奖牌的装饰,没有悲悲戚戚的缠绵,但是,一切都是那样的情深意切,那样的亲近可信,那样的感人至深,无不使人感激,使人深思,使人心动。
纵观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开发建设的历史,半个多世纪的漫漫征程,我想《远声》所表达的,不单单是作者对自己老父亲的缅怀与追思之情,而恰恰是作者对无数像宝琦老人有着相仿经历的、林区开发建设老前辈们的、由衷缅怀、赞美与歌颂。
我是六十年代随父母来到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,当时,年龄还比较小,后来,由于工作的局限,对整个林区的创业发展历史知之不深。在“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六十周年庆典”期间,我以文章作者的身份,有幸得到了一本由内蒙古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出版的、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史料专辑《兴安记忆》,此书长达45万字,收录了自林区开发建设以来60年重要历史事件,大部都是林区老领导、老前辈,以及他们的后辈和林区知名人士撰写的纪实文章,全书详实记录了林区开发建设六十年的历史沿革。从《兴安记忆》中,使我对大兴安岭林区的历史,有了更全面、更深刻的了解。据我理解,《兴安记忆》就是一部林区的血汗史,林区的发展史,林区的荣辱史,林区“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”的功德史。
六十年风霜雪雨,六十年冬去春来,六十年沧海桑田。零下几十度的极寒气候,罕无人迹的林海雪原,多少风华正茂的年轻人,他们怀着一颗建设社会主义新林区的美好愿望,以柔弱的身躯抵挡着来自西贝利亚的凛冽寒潮,以“喊山号子”改变着原始荒野的贫僻与寂寞,以顽强的精神和超凡的耐力,托起北疆每天破晓的朝阳。曾记否,“二两黄豆”曾使他们感恩戴德,铭记终生;一场荒唐至极的动员会,竟将无数次的“大会战”、“开门红”上演的如此地轰轰烈烈,地动天惊;每个月少得十分可怜的那点儿薪水,他们从来不予计较;一张小小的、装帧俭素的纸质奖状,他们将它挂在“板加泥”住所中最显赫的位置,并视此为一生的最难忘、最骄傲和最荣耀……
六十年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。大兴安岭林区与新中国风雨同舟,荣辱与共,并肩前行。老一辈务林人,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,六十年为国家建设提供林木产品上亿立米,改造荒山和植树造林数亿亩,共和国崛起的历史画卷上,绘就了历代务林人的辉煌神彩。
六十年潮起潮落,即漫长而又短暂。在咱这疙瘩,像宝琦老人如此高寿的只是凤毛麟角。目前,许多林区开发建设初期进山的“老搏带”,幸存的已经不多了。看着山林间那年年见多,并渐渐被荒草掩没的坆茔,每年清明时节,到每个墓前祭扫的人是越来越少了。我知道,他们的后人都陆续相继远离了这片森林,离开了他们前辈发誓要扎根于此的大山。天知道,那些远去的亲人,每当逢年遇节或许还会为那些与青山绿树永伴的亡灵,敬上一杯酒,献上一炷香,可除此之外,林区目前还能有多少人在记挂着他们?他们,就是那密林中,悄然倒下的枯树,只有亘古沉默的大地才会感知他们的存在。论其理,我不是为那些长眠青山黄土的亡灵而扼腕肠痛,因为,人的生老病死是天定地固的,然而,令我最难以释怀的是:我们林区的现在不能忘记他们,将来也不能忘记他们,因为,他们是我们林区的过去,是林区的历史,是林区的骄傲。由他们用汗水与热血铸造的“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”大兴安岭人精神,不仅是林区昨天创业前行的巨大动力,而且也是林区今天转型发展和明天努力实现“中国梦”的摧征号角。
时代变了,光荣传统不能忘,老祖宗留下的魂儿不能丢。当前各企业正在广泛开展的、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在形式上要避免以新的形式主义来掩饰旧的形式主义,在内容上要避免舍近求远、舍土求洋、东施效颦,林区的创业史、林区的创业精神、老一辈林区人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行,应该理所当然地成为教育实践活动的必修课、警示钟、座右铭。
“以史为镜,可以见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知荣辱”。恰逢林区上下搞教育,转作风,讲实效,办实事儿的口,我呼吁林区要创建“大兴安岭林区创业史纪念馆”,要为那些为林区开发建设献身和做出突出贡献的林区老前辈,修建纪念碑。这不仅是地域文化传承的需要,而且也是文化强区和构建现代文明社会的需要。目前,我们林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还较为滞后,企业未来的发展举步维艰,林区百姓的日子过得还很清苦。通过以上贴近我们林区实际、大家情愿并乐意接受和参与的、卓有成效的文化活动,努力使林区老一辈的创业故事得到流传,使老一辈林区人的光荣传统得以血脉传承,使林区“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”的宝贵精神发扬光大。
在我撰写此文的时候,天下雪了,漫天的大雪伴着凛冽的寒风,无情地洒向那连绵的群山,高大挺拔的落叶松依然傲立在群山峻岭之上。我忽然想到,我们老一辈务林人,多么像那些迎着风雪巍然耸立的一棵棵落叶松树,他们默默无声,用那顽强的身躯撑起祖国北疆绿色的屏障,用那心中绿色的梦想托起大兴安岭每天升起的朝阳。下面,就用我曾在自治区职工文联征文中获奖的一首短诗《咏松》,献给宝琦老人和他的“老油磨子”们吧:
 无怨无悔身自青,顶天立地傲苍穹,
 风霜雪雨显忠魂,钢筋铁骨笑寒风。
 

上一篇:[散文]
下一篇:感悟卡鲁奔山
 copyright © 2000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所刊登的英语早报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英语早报版权所有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
设计制作:英语早报社新媒体中心  Email: 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: